秦季鸭

我怀念的

有我在

单纯纪念一下我的军训
牙牙×小酒窝
有原形  写着玩   加个我自己的tag


刚刚被调到SH军训基地的那个暑假过了大半,G和Z才迎来他们带的第一波学生。

在东北当了两年兵,好不容易熬过了最苦的那段时间。说实在话刚听到这个消息,两人心里有一万个不愿意。不过就算再哭爹喊娘,上边儿给的命令还是不能不听。

于是G和Z领了身教官的衣服就被他们老大哥提进了宿舍,整理完内务百无聊赖的等着即将到来的学生们。

八月中的一整个星期都阴雨连绵,孩子们来的那天还淅淅沥沥的下着雨,天有些凉,隐隐有了股入秋的劲儿。

十五六岁的准高中生正值青春,对任何新鲜事物都怀揣着满心的好奇。不过军训这事儿,好奇这种东西十有八九是被门夹了脑袋。


小姑娘对军训最怀着憧憬的,无外乎就就是长的好看的男教官,和搞基的男教官,以及长得好看还搞基的男教官。

G刚接到这波女学生的时候,她们正被长的好看的那个Z教官逗得笑成一片。他在脑内过了一遍自己为数不多的经验,觉得第一天都需要先给个下马威,于是中气十足的喊了一声

“再笑把你牙掰了!”

后来被小姑娘们喊了好久的牙牙。

第一天的训练大约也不能称之为训练,晚上天还没擦黑,一群小姑娘搬了板凳坐了几排听Z教唱军歌。没正经两下就开始起哄架秧子,Z长这么大都没见过这场面,不自在的抿出脸侧的酒窝,笑的腼腆。

后来他自己证实了其实只有左脸的一个,但还是没阻止姑娘们小酒窝小酒窝的喊。哦忘了说,小酒窝左眼下还有颗很隐蔽的泪痣,笑的时候会悄悄跳出来。


牙牙第一天的时候确实留下了一个严厉的形象,只是没想到那仅仅是个印象而已。这人其实就是个巨大的逗逼,常常搬个马扎抱着保温杯给小姑娘们东一条西一条的讲他新兵连的故事。在旁边偷听的小酒窝不止一次陷进冗杂的回忆中。

小酒窝从新兵连的时候就喜欢上牙牙了,那时候两人不在一个班,他旁敲侧击的透露了许多次心意都被含糊其辞。被调来的时候他表面不乐意,背地里不知道偷偷笑了多少回。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正规的训练已经开始了,其实无外乎就就是那些最基础的东西。小酒窝不知道是自己机灵的创造机会,还是真的就是记性不太好。刚刚练完一个项目,转头就忘了接下来干嘛,撇下三班一班人跑去二班找牙牙一通问。

牙牙刚开始的时候还会在周围扫一圈,看领导不在的时候偷偷耳语告诉他。后来也不这样了,直接带着方队拉到三班旁边,让小酒窝直接看。

小酒窝乐呵呵的表示这样也挺好,挨得蛮近,方便他一有空闲就拄着下巴偷偷往二班看。

那天下午三班整个班都觉得受宠若惊,他们教官今天笑的次数用十只手都数不过来。


日子平淡无奇的过着,每天掰手指头数日子的那段瓶颈渐渐度过。终于熬到了和教官混熟,没那么抗拒这儿的日子的时候,出了点事情。

小酒窝生气了,一二班都早早解散了的时候他拉着班里的学生劈头盖脸的吼了一通。原因说严重也严重,说不严重也就那回事。

分列式彩排的时候独独他被领导点出来训,晚上拖着一身疲惫领着回来的时候,却发现那几个被老师叫走的学生回来后没跟着大部队,直接进了宿舍,整整缺了十个人。

气得他掏出手机就要给学生班主任打电话,被牙牙拽着说了两句才咽下口气把手机揣回兜。

挡着人家不让他冲老师发脾气,总没理由还护着他手底下这些学生,牙牙搬了个马扎坐在马路牙子上,静静的陪着小酒窝,听他火冒三丈的喊骂,悄悄记下明早多带两板消炎药。

带一班的老大哥早早就走了,等到他终于遣散了学生牙牙才拍拍屁股一夹马扎搂着他回去,小酒窝压低了帽檐盖住眉骨,一路上没说一句话。


当天晚上洗澡的时候突然停水,牙牙摸黑穿上衣服就回了宿舍,正巧撞上了团了一把纸巾要丢出去的小酒窝。后者显然没料到牙牙这么迅速,抹了把脸腾就转过了身。

牙牙百分之一万的确定他看见了眼眶嫣红的小酒窝,回身撞上门就逮着他伸手去掰他肩膀。

果然扭过头来的小酒窝眼眶红的充血,一看就是哭过的。牙牙揶揄了两句他一个大男人还哭鼻子,但还是认命的接过他团起的纸球扔了出去。

“我感觉我跟你老妈子似的。”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恰恰被牙牙不经意的说了出来,他惊慌的感受到自己手里窝的肩膀开始止不住的颤抖,下一秒那人便撞进了自己怀里。

小酒窝埋进他的颈窝,哆嗦了两下嘴唇像是想要说些什么。牙牙捋了捋他的后背,了然他的意思,忙着出声阻了一句“别说。”

可惜小酒窝还是一个字不落的把心里那些小九九连同自己委屈的苦水一并倒了出来,说到最后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就在他以为牙牙要像以往那样岔开话题的时候,那人松口了。

“好,我答应你了。”

牙牙不知道他做的是否正确,但他承认他确实看不得小酒窝这副样子。他年少便进了军营,不太懂那些所谓的喜欢,只是看见了小酒窝此时满脸涨红的惊讶,大概便懂得了几分。

管那些伦理道德如何如何,都随他去吧。


就在牙牙和小酒窝确定关系的第一个早上,姑娘们觉得他们两个小帅哥教官之间的气场明显变得不太一样了。就拿今天早上来说,平时吹集合哨的只是牙牙一个人,今天却一下子来了俩。

可气的是这两个人并不搭理她们这些早早下来的勤劳的小蜜蜂们,只是搬了两个马扎紧紧坐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偶尔一块儿爆发出笑声,也是毫无由头的,弄的一群人一头雾水。

直到老大哥慢慢悠悠走过来的时候这两人才开始干些正事,姑娘们不约而同的长长吁了一声。

本以为那股腻腻呼呼的劲儿结束了,谁知道早上那只是个开始。这一整天牙牙和小酒窝都黏在一起,训练一起练,吃饭一起吃,拉歌都丢下隔壁老大哥的班级他们两个班一起拉。

小姑娘们好像发现了些不得了的事情,悄摸摸去问了他们老大哥,老大哥虽然什么都不知道,但还是刻意摆出一副神秘的架子,连着说了好几句

“不可说不可说。”

事实上他自己都好奇的要命,不知道今天这两个人到底是吃错了些什么药,简直是除了上厕所都在一起。


说到上厕所,平常都是老大哥拉着小酒窝逮着空闲的时间去厕所相约抽根烟,但最近这段时间他发现好像喊不动小酒窝了。

该训练的内容已经教的差不多,这些日子便清闲了下来,不管是学生还是教官的自由活动的时间都增多了。又是一次约烟被拒,老大哥嘴上不说,心里确实是纳闷,眼见着小酒窝被牙牙喊走,老大哥立马叫了个别班教官照看一下,跟上了他们两人的步伐。

谁知道小酒窝也是跟着牙牙去了厕所,老大哥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纳闷是牙牙开始抽烟了还是怎么着。

然而两人不负众望的没让老大哥多想,在厕所门外的拐角亲的热火朝天的时候,正好被过来一探究竟的老大哥撞个正着。

小酒窝下意识蹭了一下自己红肿的唇瓣,一双桃花眼不知所措,恍恍惚惚的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不知怎的有种被捉奸在床的感觉。只觉忽然手腕一热,是牙牙凑过来牵住了他。

他一撇头瞧见了牙牙给他了一个露出上下两排牙的笑脸,上下嘴唇一碰,清楚的跟他打了一个唇语。

“有我在呢。”

老大哥看不上两人之间微妙的调情,表情往下一拉,臭着一张脸给这两人下达了晚上谈谈的命令便自顾自离开了。


小酒窝的年龄搁在平时也确实没多大,除了军营里的那些事没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被通报之后的那整个下午过的都不怎么样。

他的头发稍长,洗过澡之后不容易干,这时还往下滴着水。牙牙像捧着一个无比珍重的宝物一般轻手轻脚的把他揽进怀里,指头插进他湿着的黑发里,摸了一手的潮气。

牙牙把他留在了屋子里,自己只身一人去找了老大哥,他自觉比小酒窝大些,该抗的东西一个都不该少。

屋里的气氛很沉,也很静。牙牙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交代,老大哥不知道是该恨铁不成钢还是劈头盖脸一顿。

“这种事情,我想你该知道影响。”

“是,我不怕,也不后悔。”

小酒窝恨他自己脑袋这么不灵光,当他知道牙牙背着他自己去找老大哥的时候,两人的谈话已经到了末尾,他急急忙忙的赶过去却只听到了那两句话。

还没来得及心生酸涩,牙牙已经推门出来了。他嘴角和侧脸生了好几块淤青,想都不用想都知道是老大哥动的手。那人好似什么痛感都没感到,对小酒窝站在门前也不觉得惊讶。

小酒窝上前牵住了他的手,轻轻吻了吻他那块伤,哽咽着低言低语。

“我们回去吧,回去了。”


那天的谈话过后就迎来了军训最后的那几天,所有人都在加紧时间准备闭营式,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操办起来。

忙归忙,恋爱却也可以照谈无误,但小酒窝感觉这几天牙牙对他的态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冷淡了下来。或许说冷淡也不太合适,平常该照顾他的事情一样不落,买水的时候特地给他买爱喝的。好像一切都没有改变,但他就是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小酒窝仔细回想了一下,得出的结论令他不住的慌张,从谈话那晚开始,牙牙便不再对他做些亲密的动作了。

这个认知让小酒窝恐慌又觉委屈,最后演变成堵着一口气发不出来,两人顺理成章的开始了小酒窝单方面的冷战。他不明白人人都说七年之痒,明明他俩也就七天,怎么就痒了,还是不知道怎么挠的那种。

小酒窝开始管别人叫些更亲密的称呼,牙牙不明所以,心里难受却也无暇去顾及。

牙牙这两天像是着了魔,魔鬼一般的训练自己方队的分列式,甚至还因为番号喊的不响生了一回大气,还惊动了他们老大哥和几个隔壁方队的朋友。

小酒窝看在眼里却十分有骨气的牢牢记住自己正在和他冷战,硬是没去了解前因后果,屁股像是长在马扎上一样起都没起来。

牙牙深深看了一眼那人的身影,领着方队离开了他的视线范围内,拉到隔着一栋房子的另一头去操练了。


将近半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最后一天的早晨太阳早早就升了起来,阳光熠熠,整个基地好似都变得有活力。

最后一个上午所有人都揣着好几种复杂的心情,牙牙更甚,他清楚的知道今天是决定一切的日子,心情不外乎不紧张,坐在椅子上心烦意乱的拒绝了好几个过来要合照的学生。

闭营式还是准时举行了,彩排时牙牙深深的吸了两大口气才把心底源源不断冒出的紧张压下去,老大哥不久前的承诺还响在他耳边。

“只要这次分列式你的方队踢出成绩,我可以不掺合你们俩中间的事情,也可以答应替你们保密,这基地里还没有我搞不定的事情,不过现在,我希望你悠着点。”

不知道最后的成绩究竟怎样,一切都结束之后,老大哥又把牙牙叫进了自己房间,只知道他出来的时候的笑容很真,发自内心的真。

牙牙出来时一见到小酒窝就拽着他亲了个够,小酒窝心里立马没有原则投降,嘴上却还是不饶人,满腔责怪。

“不是不愿意亲我了吗,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回应他的是沐浴在璀璨阳光下的笑脸。


一切都结束了,老大哥在孩子们走的时候领着整个团队在大门口敬军礼。牙牙和小酒窝正好一左一右站在对方的对面,一对视便笑的停不下来。

送走了一批学生,基地特地给这一批教官放了半天假,小酒窝懒洋洋的躺在床上随口问他。

“今年暑假还有人来吗。”

不过他没听到回答,一抬头对上牙牙直勾勾的眼神,他一瞬间便读懂了对方眼里的东西,小酒窝咽了一口口水,嗓音有点抖。

“我说咱们...是不是进展的有点快啊。”

最后还是顺了牙牙的意思,只是过程没有那么顺利,那人并不怎么配合,手脚并用给他身上弄的又是青一块紫一块,气的牙牙差点没在床上给他来一套擒敌拳。

八月末的气温逐渐转凉,尤其是晚上。牙牙把小酒窝从床上捞起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白天没见到一朵云,晴得不行,深夜的天空中便有幸亮着清晰的北斗七星。

牙牙侧头吻上小酒窝左眼下的泪痣,轻声低语。

“有我在呢。”

END

久念:

占tag致歉。
语c宣群。

欢迎来到创造人民医院。

医院背景的土创语c群。
医生和病人自选。
国际三禁,没有审核,进群随意。
现仅有四人王一博黄子韬王晴赖美云。

了解一下吧。

正经儿群宣
不审 婉拒纯白
希望来几个闹腾点的小朋友陪我玩

韩沐伯×秦奋

假车预警

明人不说暗话

秦奋我想上你

【all奋】玩具

短段子 梗忘记哪里看来的了
侵删

内容需要自行体会
后面几个的tag不打了

cp名我瞎jb逼逼的

——

嘉奋

小一班的小朋友们发现今天他们的大田哥有点不对劲,不对,是十分不对劲。

表现是在楼道里碰见他们的王rap导师时一定要保持十米远的距离,少一厘米就会浑身发抖,耳尖红透,捂着脸立马遁走。

平时没有镜头的时候他俩不是超亲密的吗???

几乎在那标志性十足的烟嗓喊出what's up man时,秦奋没崩住美少女战士娇俏的姿势,一骨碌软在地上。

“王嘉尔你给我关了!!!”




沐秦

“要不要跟我打个商量。”

韩沐伯把整个人瘫在了椅子里,裹着羽绒服往里缩脖子,架着的眼镜框快滑下来也毫不在乎,嘴角翘的狡黠。

“你把咱宿舍收拾了,我就给你调慢点。”

“我跟你讲,不可能。”

秦奋手上拿着的厚厚一沓歌词纸抖的停不下来,哗哗作响。斜靠在床上想装作没事人一样练习,却发现,韩沐伯真是个大猪蹄子。

所以他——

“亲爱的老韩同志,宿舍我收拾完了,咱要不...”



墨奋

秦奋抓耳挠腮还抓掉了好几根头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治一治眼前这个皮孩子。

“秦子墨我劝你放下你手里的东西!”

“奋哥——我错了嘛——”

好的秦奋被皮孩子软软的喊的一声酥麻了半边身子,陷入谜一样的沉寂。

不过还有并不沉寂的嗡嗡声传来,而且,有种愈传愈大的趋势。

“秦子墨你等着你看我不打死你!!”

秦子墨为了保命推到了最上面,果然,效果显著,他活了下来。



叶奋


左叶作为一个纵览b站上下,上知粉丝生活,下知cpf日常的boy,在东西上握到手里的时候整个人'慌得一匹'。


“奋哥这个东西他不受控制啊!这个怎么关啊??”

“诶你别碰了,你放那儿我自己关...诶!”

“是这么关吗??这个...好像不太对啊。”


“这应该对了吧,什么?更快了?”

“要不奋哥,咱就...先这样吧。”

秦奋强忍着趴在桌子上哼哼的冲动,剜了他一眼。


“要是让我知道你是故意的,你伯哥也救不了你!!”




瑶奋

“哈哈哈哈老秦。”

靖佩瑶伸手带过他现在风靡全淘宝的马赛克镜,捋了两撮挡住视线的刘海,露出一双亮晶晶的狗狗眼。

“诶呀可算落我手里了。”

语速拖的很慢,一拍巴掌笑出两道褶子。

秦奋瞬间升起一股寒意,抖了两抖。

“我说想睡的,奋哥。”

后来他们掏出来干了个爽。



蔡秦

刚结束了彩排,小一班集体揉着眼睛打打闹闹往宿舍里走。

“我警告你啊蔡徐坤,别乱来啊,啊喂——。”

秦奋脸色大变。

“奋哥你咋了。”

“大田哥需不需要我们扶你进去。”

“这天寒地冻的,伤着大脑皮层了吧。”

“对...对对——我有点冷,我想扒了蔡徐坤的皮取暖。”



岳奋

岳明辉呼噜了两把秦奋的后脖子。

“诶老秦啊,你说咱俩这都一把岁数了,就不玩这些有的没的了。”

“你先让那东西停下来可能会更有说服力。”



异奋

“秦奋哥你看你头发晃得和后面频率一样,诶等会儿...不是——我说错什么了吗?哥你别走!!”




昊秦

黄明昊盘腿坐在巴比龙那列前,伸手掏进裤兜鼓弄。

看见董岩磊举着牌子进来,眉飞色舞的给他奋哥打着眼色,然后收到了他哥一记白眼。

“大田哥你可别往地上趴了,诶呦呦耳朵全红了,耳环都在晃你看到没有——奋哥我错了,我是白萝卜我是红萝卜。”

——

对不起我对未成年下手了
搞奋愉快

不多bb
这个我瞎jb磕了
从父母爱情收拾东西逃回老本行

【觉醒东方】第一印象?

全员向

明显cp向只有父母爱情

over

————

觉醒东方全员向


秦奋从一开始就觉得秦子墨的名字很好听。

最开始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他以为这个人应该是个乖巧安分的弟弟,还和韩沐伯赌了五顿烧烤。

后来秦奋给了自己两个大嘴巴子。


乖巧???安分???见鬼了吧???

哦对不能见鬼我害怕。

我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国家,我以名取人我有罪。

秦子墨你还我烧烤的钱。



秦子墨第一次见到韩沐伯的时候,有人给他介绍那是他们的队长。

那时韩沐伯穿着件格子大衣,鼻子上架着没有度数的金框眼睛,黑色的头发服帖的顺在额上,整个人贵族而又温柔的气质上升了好几个档次。

秦子墨偷笑了好久,以后可算有好日子过了。

然后,他在被队长支配体能训练之后,躺在地上连着吼了好几嗓子。

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的故事都是骗人的。

后来因为吵到了秦奋,又被韩沐伯罚着做了一组蛙跳。



左叶是在正式训练的那一天才和靖佩瑶见到面。

他对这个说话声音很小有些内敛的哥哥十分好奇。左叶叫他瑶哥其实心里是很不情愿的 ,他哥看起来比自己还小。

闭嘴我没说我自己显老。

后来他拜倒在瑶哥的低音炮和小说下。

“瑶哥!你写的那个父母爱情啥时候更新!”



秦奋又一次以名取人了,不过这次他大概取对了。

见到靖佩瑶这孩子的时候秦奋和韩沐伯两个人乐开了花,激动到顺便跳了个双人舞。可算来了个看起来比较正经的了!!

为什么说秦奋这次以名取人取对了呢。

靖佩瑶,乖巧,安分,听话,懂事

个屁。

秦奋现在分不清靖佩瑶和社会摇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这孩子现在往秦奋身后一蹲他就知道没好事儿,不知道又被左叶灌输了什么思想,又过来取材写同人文。

靖佩瑶咱能不能打个商量,能让我在上边吗。

瑶哥抱着手机看都没看他一眼。

不可能。


韩沐伯回忆起很久以前那个夏天,提溜着几袋子烤串和一匣子青岛啤酒。

他和秦奋两个人蹲在公司门口的长椅上,垃圾桶里多出好多一串串啃的干净的竹签子。

时不时的交谈,谈的是过去,憧憬的是将来。

那时候的秦奋笑的灿烂灵动。

所以现在面前这个白痴美是谁???

秦奋你别笑了,你鱼尾纹出来了。

好了好了好了你别说了,我不喜欢美少女战士。

我只喜欢你。


暂TBC

【沐秦】因为他喜欢

韩沐伯×秦奋
拖了两个星期的地道战play

over

石墨最近常崩
私我补档

【墨奋】旋律

秦子墨×秦奋
姓秦中人
短打 今天也努力的站all奋

——正文——

姓秦中人

如果听到这旋律,和你倾诉一段光阴。

秦子墨早知道他哥对皮肤在意的程度不亚于自己对那条咸鱼玩偶的热衷。

最开始分宿舍的时候得知自己被孤单的一人分走,他曾坐在另外四人的宿舍地上撒泼。

毕竟行李箱里装着几大盒子面膜,那是秦子墨背着所有人偷偷的从公司皮肤最好的姐姐那里请教的牌子。

秦奋颠了颠他的箱子,沉的难以想象。他张着嘴巴,想要打开一探究竟,却被秦子墨跳过来拦住,神经兮兮的卖着关子。

“哥啊——我这里面装的都是心。”

“心啥心,准备把你的良心吐出来给我了?”

他哥脸上平滑光洁的很,笑起来的苹果肌堆在颊上,秦子墨忽的一晃神,心里突然就没了底。

本想着给他哥一个大惊喜,没想到就这么没底没到落了空。

这一空就空到了离开。

秦子墨垂着眼皮想,果然还是怂。

驼色高帮靴有节奏的一步步磕在地上,早春的风刮的猛,听摄像姐姐说风把摄像机都刮出杂音了,卷着细小的粉尘进了眼睛,秦子墨揉了揉,再松手眼圈红了一圈。

“哭了?”

秦奋插着兜,裹着厚重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他身边。

那人带着口罩,什么表情看不太清,露出来的双眼弯的弧度好看的像个天使。

秦子墨心里也杂音乱作。

“没——没有没有,风太大了而已。”

“这么老的梗我都不用了。”

韩沐伯揽着其他两个人说些什么,秦子墨在他哥跟他说话之前还在偷着听,现在入耳的像是隔了一道厚厚的膜。

五人在车前站定。

“秦子墨你皮肤怎么突然这么好,是不是打底了。”

秦奋指尖的温度很高,估计是在兜里揣了一路的缘故,秦子墨胡思乱想着他哥兜里的温度,大概应该是炽热的。

要不然怎么一个触碰就搅得他心神不宁。

秦子墨想想那最后还是用在自己脸上的面膜心里发虚,脸上装着平时的样子委委屈屈的反驳。

实际上暗地里他咬的下唇肉都疼。

他对他哥的情感悄无声息的入骨,又潜移默化的吞并他每一寸理智。

他突然有些后悔。

想起那盒没敢送的面膜。

想起还没和秦奋同台表演。

想起——

秦奋还不知道他秦子墨喜欢他。

浑浑噩噩的坐上了回去的车,他哥堆着苹果肌的笑脸还一帧一帧的循环播放。

他还没看他哥这个冬天的最后一眼。

秦子墨猛的翻身爬起来,透过后镜去看那渐渐消失在视野里的身影。

他想起来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只能在远处依稀分辨出韩沐伯显眼的头发,他头一次这么恨廊坊的霾天。

“结束了。”

身旁不知谁说了最后一句话,按下了视频录制的关闭键。

秦子墨揉乱今早理好的发型,刘海盖过眼睛,向下滑几寸闷闷的躺在后座。是啊,结束了,那句话直直扎进他心坎里,刺得他浑身疼痛。

入三月了,这个冬天该结束了。

他阖上双眼。

请一定要等等我
等我足够强大再陪你经历人生风雨。

听清这段旋律
是秦子墨一整个冬天心里的声音。

END

想象一下老年line浴火奋战含情脉脉如胶似漆正准备打着啵往床上倒的时候
老韩拽着老秦裤腰提溜回来让他脱裤子
老秦气不过直接躺地上打了波地道战

刺激

存木更儿
有空码